新闻报道

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报道 >

《红楼梦》里的食物密码

发布时间:2020-05-28 16:39:00

《红楼梦》展现了钟鸣鼎食之家饫甘餍肥的生活,可细细读来,书中人物常常为了吃喝较劲儿。

在书中,食物不仅能够满足口腹之需,它是身份的象征,地位尊贵者有制定菜谱和赐与他人饮食的权力;食物可以展现优越感,核心部门的员工会得到额外的享受;食物是亲系远近的风向标,从是否愿意分享食物中,冷暖亲疏以见一斑。

站在权力顶端的贾母,“大厨房里预备老太太的饭,把天下所有的菜蔬用水牌写了,天天转着吃”。带刘姥姥游大观园时,丫鬟们拿来点心,有藕粉桂糖糕、松穰鹅油卷、一寸来大的小饺儿,贾母皱眉说:“这油腻腻的,谁吃这个!”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她也不喜欢,拣了一个卷子,只尝了一尝,剩的半个递与丫鬟了。

贾母喜欢吃螃蟹,可只有秋天才能吃到,她还想吃地里现摘的瓜儿菜儿,兴许还爱吃干菜,乌进孝的单子上有“各色干菜一车”,平儿也对刘姥姥说过,“到年下,你只管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和豇豆、扁豆、茄子、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,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”。其实螃蟹也是上上下下都爱吃的,但因为限量供应,“不过有名儿的吃两个子,也有摸得着的也有没摸着的”。

贾母常把自己的菜分给别人吃,这是一种宠爱儿孙辈的方式。王熙凤、林黛玉、贾宝玉几个是贾母心尖上的人,贾兰也偶尔被想起,才有了赏菜。而丫鬟若得到主子赏的菜,含义就更复杂些,那是一种荣耀,代表着上司的认同感。怡红院的袭人不声不响中地位发生变化,变成宝玉的“准姨娘”,就是从王夫人派人送来两碗菜开始。袭人一边跟其他人说着纳闷,一边稳稳接住了王夫人释放的信号。

贾宝玉也常常给别人吃的,这是他讨好人的方式之一,亲测有效。金钏投井,宝玉对金钏的妹妹玉钏有愧,落实在行动上,就是非要她尝尝他点的小荷叶小莲蓬羹,哪怕骗着哄着也希望她尝一口。而吃了这口羹,玉钏也不好意思继续冷着脸,气氛松弛了。

对于怡红院的丫鬟,宝玉更是记着各人的喜好,把某种特定的吃食留给她们,一次给袭人留了蒸酥酪,一次给晴雯留了豆腐皮包子,说明这两人在宝玉心里的位置与众不同。不巧的是,两样都被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吃掉或拿走了。想来宝玉还在吃奶的时候,李嬷嬷很可能拥有对贾宝玉身边美食的支配权,一时间改不了这种“都是我的”的心态;又或许儿时的宝玉跟奶妈很亲,会把好吃的主动留给李嬷嬷,她才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只是到了青春期,孩童式的亲密消失了,宝玉的好更愿意留给丫鬟们,李嬷嬷却不愿意接受被边缘化的现实。对李嬷嬷的“贪小便宜”行径,爆炭性子的晴雯选择向宝玉抱怨,温柔和顺的袭人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说上次吃了酥酪不舒服,并转移话题,让宝玉剥风干栗子给她吃。

倒是李嬷嬷不肯放过袭人,大张旗鼓地闹了起来,既有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应激反应,也有“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”的积怨,因为她在宝玉这里成了多余的人,小丫头们只听袭人的。最后还是王熙凤用“烧得滚热的野鸡”把她请走了。食物是凤姐的外交手段,也是安抚失落老员工的灵药。同样是招人嫌的“老货”,宝玉部门的李嬷嬷好歹有野鸡吃,宁国府的焦大却被塞一嘴马粪。

大观园的丫鬟各有可怜可爱之处,司棋和芳官比较不招读者待见,也许并不因为个性,而是因为糟蹋食物。司棋在大观园的小厨房点一碗嫩嫩的炖鸡蛋吃,不料受到柳嫂子埋怨“细米白饭,每日肥鸡大鸭子,将就些儿也罢了。吃腻了膈,天天又闹起故事来了”。明明晴雯先前点过芦蒿炒面筋,柳嫂子生怕服务得不周到,这可是双重标准。司棋负气带人把厨房菜蔬乱翻乱掷,炖好的鸡蛋送来了,也泼在地上。痛苦来自比较之中,孤傲的司棋从不受懦弱的二小姐迎春影响,仗着贾府之中亲戚多,跟谁打架都不怕。司棋的姥姥王善保家的跟晴雯结下梁子,没准是从晴雯点菜开始的。

芳官原是小戏子,戏班子解散之后到怡红院做丫鬟,没有像小红那样被刁难,很快融入,并受到柳嫂子的巴结。柳嫂子给芳官做的套餐色香味俱全,在《红楼梦》馋人食物榜上位居前列:“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,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,一碟腌的胭脂鹅脯,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,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。”芳官却毫无胃口,如贾母一般吃腻的模样。看姑娘们点的菜,探春和宝钗让厨房炒个油盐炒枸杞芽儿,其他人点的“鸡蛋、豆腐,又是什么面筋、酱萝卜炸儿”,都是清淡的素菜,芳官是否爱吃素不得而知,倒看出她擅长拿食物斗气。

芳官在柳嫂子的厨房,见一个婆子手里托了一碟糕来,便要先尝一块儿。小丫头蝉儿不想给她尝,柳嫂子连忙拿出自己买的递过去。而此时的芳官为了气蝉儿,也不吃了,将手内的糕一块一块掰了,掷着打雀儿玩,还笑说:“柳嫂子,你别心疼,我回来买二斤给你。”越是小丫鬟越喜欢卖弄财大气粗,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倒学会了铺张浪费,“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”,这一举动果然把小蝉气得怔怔的,瞅着冷笑道:“雷公老爷也有眼睛,怎不打这作孽的!”

晴雯、司棋和芳官后来都离开了大观园,晴雯临死前喝过一碗苦涩的茶水,不知司棋和芳官有何际遇,在贫苦生活中,想到从前不屑一顾的热腾腾的绿畦香稻粳米饭,会有怎样的感慨?

贾府之外的普通人家,对美食倒是有着正常的生理反应,刘姥姥在贾府吃饭吃得“舔嘴咂舌”,见到十几只鸡配的茄子不住念佛,给她吃的点心、茶、酒照单全收,直到吃坏了肚子,她因为家里没有食物过冬而出来打秋风,不曾见过这样的奢靡。

还有另一幕更让人唏嘘。贾芸去舅舅卜世仁家借钱买冰片麝香,遭到拒绝。舅舅说要留外甥吃饭,舅母立即哭穷说家里没有米,只买了半斤面,“你要留下外甥挨饿不成?”卜世仁难得说一句,“再买半斤添上就是了”,她又说没钱,要打发闺女去找对门王奶奶借。两口子一唱一和,情形尴尬,贾芸只能赶紧离开。为了省半斤面,亲情都不顾,除了见出人物小气,也可见世道艰难。

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中,宝玉在庄户人家见了锹、镢、锄、犁等物,感觉新奇,小厮解释一番后,宝玉点头叹道:“怪道古人诗上说,‘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’,正为此也。”他真的体会“粒粒皆辛苦”,恐怕是多年以后“寒冬噎酸齑,雪夜围破毡”的时候吧。

上一篇:87版《红楼梦》播出三十多年 这些幕后故事你知道吗?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中国艺术研究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 reserved. 备案序号:京ICP备07504941号-1